【三農思語70】柯炳生:鄉村振興基層政府應抓好哪些事?

發布時間:2020/7/4 發布者:管理員 文章來源:本站

柯炳生,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中國農村專業技術協會理事長。曾任農業部(今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中國農業大學校長。 

2019年出臺的《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規定“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負責人、農村基層黨組織書記是本地區鄉村振興工作第一責任人”,“市縣鄉抓落實”,“縣委書記應當把主要精力放在農村工作上”。

基層政府尤其是縣級黨政部門,推動鄉村振興的職責很重。可以說,在黨中央“三農”工作大政方針的統一指引下,各地鄉村振興的實際成效,關鍵在于縣級政府的推動落實情況,在于縣級政府的擔當意識和創新能力。尤其是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推動鄉村產業發展。鄉村產業發展的主體,是農民生產者和涉農企業;決定鄉村產業資源配置的決定性力量,是市場——通過市場機制來調動生產者的積極性,更好地滿足消費者的需要。與此同時,如何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也極端重要。主要體現在產業發展規劃、招商引資、科技服務支持、市場營銷支持等。在這些領域,沒有政府的支持,僅僅靠農民自己或者涉農企業,是難以很好實現的。

產業發展規劃,是最重要的事。現在,不少縣域已經在向著一縣一品或一縣幾品方向發展,這是符合農業區域化發展規律的。關鍵是具體產業的選擇,不能是縣鄉村干部拍腦袋決策,而是要尊重符合自然規律和市場規律。這就需要組織技術專家和產業經濟專家,提供科學決策咨詢指導。要組織進行這方面的復雜工作,農民個體做不到,合作組織和涉農企業也力有不逮,而由縣級政府出面,則更為可行。

 

 

要發展現代農業的業態,往往需要引進外部的資金、管理和技術等要素的投入,尤其是一些地方開展“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政府部門搭建招商引資的平臺,非常重要。例如,廣州從化區的米埗小鎮的民宿,就是當地政府領導出面,到外地考察引入了一個經營民宿經驗豐富的企業,由該企業與村民集體協商合作搞起來的。

在發展精品高效農業方面,也需要政府組織進行各種方式的技術服務支撐,以保障農民生產者能夠“種得好”。與此同時,還要通過信息服務、區域公用品牌建設、產銷對接活動等,讓農民“賣得好”,讓優質產品獲得優價。

第二,農民居住建設規劃。這一問題,極端重要,又很復雜。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外出農民工日益增加,新一代農民工不愿意回村,回去也沒事干:大田作業機械化發展很快。于是,新生代農民工,不再回鄉蓋房子了,而是在縣城里買單元房。并且,很多地方正在形成新的風俗:農村青年結婚,要在城里(通常在縣城)買單元房。因此,縣級政府應該高度重視這一新變化,統籌考慮縣城、鄉鎮和村莊未來的居住需求發展,制定出合理的符合發展實際的縣域農民居住建設規劃。如果已經有的規劃沒有充分考慮到縣城和中心鄉鎮住房需求的大幅增加和一些村莊的需求萎縮前景,則要據此對規劃進行及時修改調整。平原地區,尤其如此。

 

 

第三,生活環境整治工作。農村的垃圾、污水、廁所、村容村貌等方面的治理,是同樣是需要基層政府強力支持和管理的工作。在這些方面,盡管需要村民和村集體的全力全員參與,但是,在絕大多數地方,僅僅靠村民和村集體自己的力量,是無法很好做到的。這個方面的工作,也是長期性的。

第四,用好財政支農資金。除了少數沿海發達地區之外,大部分地區縣政府的自有財力都很有限,在保持正常的運轉之外,可以拿出來用于“三農”投入的資金很少。然而,這些年來,中央財政以及一些地方的省級財政,都持續地加大了支農惠農政策的力度。根據調查,一個中部縣級政府每年從上級政府獲得的財政支農資金,通常有幾十項之多,每年每項的資金額度從數十萬到數千萬。如何把這些上級財政撥發來的“三農”資金使用好,花出最大效果,是縣級政府的重要職能。而是否有擔當精神、務實態度和創新思維,決定著這些項目資金使用的實際效果,會有迥然的不同。

第五,基層干部隊伍建設。鄉村振興的最基層執行單位是鄉鎮與村,因此,鄉鎮與村級干部的培養和使用,非常重要。選派優秀干部到鄉鎮任職、到村擔任第一書記,是一條重要途徑。同時,也要把表現優異的農村基層干部,提拔起來。這種雙向交流,有利于激發農村基層干部的活力。

 

 

鄉村振興中,配備好村集體組織的帶頭人,有關鍵作用。調查發現,那些明星村,集體經濟發達,農民收入高,最關鍵的原因,是有一個超群出眾的帶頭人。明星村的村黨組織書記,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文化程度有高有低,但是都有一個共同特征,就是德才兼備,是好人+能人。好人就是黨性強,有奉獻精神,公正無私等。有這樣的好人,可以保證村里面和諧穩定。但是要發展經濟,帶領農民致富,光是好人還不夠,還需要是能人。能人,就是具有優秀的企業家素質,能夠帶領老百姓發展高效產業的人。所有的明星村黨組織書記,都是這樣的人。近年來,一些創業成功的農民企業家,返鄉回村,帶領村民發展產業脫貧致富,出現了不少典型,例如在“三變”改革發源地——貴州六盤水市的舍烹村。引導鼓勵有“三農情懷”和奉獻精神的農民企業家,推薦回鄉擔任村組織負責人,也是配備農村基層干部的一條重要途徑。 


长城汽车股票